用户名: 密码: 记住

谁是意中人:第101章生日礼物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谁是意中人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饭不好吃么?看我就饱了?左萧萧训斥的口吻里夹着揶揄。

    徐文浩竟傻傻的点点头露出一个痴迷的表情:对啊,如果就只让我这么看着你,不吃饭也行

    左萧萧没想到一句调侃的话换来他一句直白的情话,直接无言以对。便不理他自顾自的喝着杯中之水。很快,许文浩就吃完了饭。站起来拉住她的小手走向他之前洗漱的卧室。

    你要干嘛?左萧萧一脸紧张的问。

    给你看样东西!徐文浩不紧不慢的说,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

    她诧异的看了看他,什么也没说。就跟着他进了卧室里,他将她按坐在房间中央的大床沿边上。然后走到一个像是保险柜的地方,手指一滑按在一个凹进去的地方,嵌进墙里的门打开了。左萧萧并没有看见他拿了什么东西出来。因为她并不想探人的**,只是把头调向床里。

    左萧萧默默的在数窗帘上的小花。突然眼前一闪,晃的她眼睛发花,回身就看见徐文浩深邃的眼神正好巧不巧地盯着自己。他坐在她的身后,半揽住她的细肩。将手中之物戴在她白嫩纤长的脖颈上。然后拉起她走到内置卫生间的大镜子前,低了头在她耳边轻语:出差的那些天,就想着送你一个什么样的礼物,一直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我就自作主张去拍卖行买了这个。想着你应该会喜欢。

    左萧萧眼一热,心道:这样的徐文浩是多么讨人喜欢!人长得好看有能力不说,心思又是这般细腻,还没有不良嗜好!但凡世间女子遇到他该都会爱上他一把抓住了死也不会放手吧!如果有那么一两个对他不感冒的要么是背背,要么是傻子。她可不就是个傻子!

    她顾虑重重,论家世背景,她是私生女,他是徐氏集团大公子,还是**oss。论清白,她离婚带个娃。他黄金单身汉,一次恋爱没谈过。论能力,她就一个卫校毕业的小白领,他是双料的研究生。再到后面她直接不敢再想下去。她的一败涂地,他的醉卧云端。她看他得仰视,他真的喜欢自己么她都有点不敢相信,只怕是个梦,过了今晚转眼回到解放前。

    她曾经读过这样一段心灵鸡汤:大意是爱一个人和吃一碗一样,要注意不要一下子吃多了撑着。爱一个人只要七八分的投入即可,否则受伤的永远都是你。所以她时时刻刻警醒自己,对情爱不要陷得太深,省的拔不出来,弄得浑身是伤。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左萧萧如今的状态就是如此。徐文浩想要真正走进她的心里还是需要努力的。

    她现在只是被感动了,然后有那点喜欢,三四分的喜欢他罢了!至于徐文浩对她有几分爱意,她是一点不想去知道的。

    徐文浩从她的眼里只看到瞬间的惊喜与感动,似乎只是晃了一眼。她不喜欢?

    不喜欢?你喜欢什么样的,明天我叫重新去订罢!徐文浩隐隐的叹口气,看来那帮人出的主意不大行呐。

    镜子里的人,肤若凝脂,吹弹可破,唇若樱花,明目皓齿,巧笑嫣然,美目流转。白瓷的颈项上简单的银白色铂金链子下缀着一颗切割的极其精致璀璨的小拇指般大小的钻石。嵌在一个五瓣莲花的铂金花托里,四周空隙处镶着四个小一点的粉色水晶。左萧萧未施粉脂,却被这钻石项链衬的面目生辉更加明艳动人。不要说是左萧萧自己看呆了 ,她身后的徐文浩早已眨不动眼睛了。

    良久,左萧萧摸了摸颈上的钻石项链。想了想还是手臂绕到脖子后面去解项链搭扣。http://www.nelousa.com

    徐文浩一愣,急忙抓住她的手阻止道:既然喜欢就戴着,这是生日礼物,没有其他意义。

    左萧萧听他这么一说,顿住了手转过身体默然的盯着他道:这么贵重的礼物,我还不起这人情呢!我若收了,你需要我怎样回报?

    徐文浩没想到她会这么想,心里焦急,但还是耐心道:我不是,我没有亵渎你意思的,只是一个小物件罢了!

    左萧萧不想欠他什么又道:总之你拿回去送别人吧!说着挣脱他的手去解项链扣。

    徐文浩急了从后面抱住她,将她两只手圈进怀里。左萧萧动弹不得口里却不饶:你不拿回去,我这种小市民收了这贵重东西心里不安,睡觉也睡不好!你的心意我领了,再说我的生日是昨日已经过了。其实你不必觉得我委屈就送我这么贵的东西来弥补一下。真的我不用的,我这不是好好的,又没伤着那里

    徐文浩被她这一番话说的心痛不已,难道我这么明白的示意,她不懂么?她还是害怕了,退缩了,缩进了她的围城里。似乎之前的一幕幕幸福景象被这订婚的事情打击的一蹶不振,支离破碎。徐文浩竟有点害怕了!这次的决定是不是仓促了?

    给你,就拿着,别跟我生分了好么?徐文浩低低的在耳后迷离的诉说着,不知为什么声音听上去有点哑然。左萧萧听他这么说几乎都要崩不住的想哭,本来那些话就是为了给自己下决心和他了断准备的。可是说完又有点伤感,她不敢再开口说话,也不敢动,生怕眼泪不争气的掉落。长痛不如短痛,一次了结了总比纠缠的千丝万缕好。没得再弄出多少事来。

    我不要你回报什么,只要你过得好,开心就,好!如果你想不再理我,也可以,只要你觉得这样好就行徐文浩下巴抵在她的耳侧,说的每一个字都清楚的不能再清楚钻进她的耳朵里,脑海里,心里,慢慢的沉下去。心怎么这么难受,这么痛。左萧萧几乎泪流满面,终于一滴滚圆的泪珠掉落在徐文浩放在她面前握着她的手上。那滴泪正滴在两人手背间,从徐文浩的手背滑落到左萧萧的手背上,蔓延。左萧萧一惊,突然甩开他一头冲出内卧,奔向外间洗手间里,锁了门靠着墙一点点无声地抽噎起来。

    徐文浩知道终于还是伤到她了。可是家族里公司里他必须那么做决定,他不能自私到不管不顾那么多人的饭碗和幸福。他只是没想到他竟是孤军奋战,家里所有的人都算计了他的幸福。

    于是他暂时妥协了,用了个一年计划延迟了订婚的时间。他只有一年时间,不过365天。如果她愿意等他,他的这个计划就是天衣无缝的。如果她放弃,那么他该怎么做,只能重新来过。想好了做好了决定的人走出去看见卫生间磨砂玻璃门里蹲坐在一边的影子,心微微一揪。拍门开口温润的低哑嗓子道:萧,你出来罢!我不强求你了

    左萧萧慢慢起身在水龙头下将脸上泪痕冲洗干净,擦干脸,对着镜子露齿笑了笑,感觉牵强的拉伸着苹果肌也是太累了,遂恢复了常态。不是有句话说得好:笑不起来就别笑吧,过一会再笑!

    打开门,一脸平静的对徐文浩道:送我回家吧!

    好!徐文浩去拿外衣。

    左萧萧已经把项链放进了开着的盒子里。

    徐文浩将她的外套递过来,走的时候身体擦过放项链的桌子上。他揽着她的腰往外走,桌上项链不见了,只余一个空盒躺在那里。

    年底的天气越发的冷起来,左萧萧只穿了件米色大圆领毛衣,外罩一件粉色短尼大衣。这么穿也不算少了,只是脖子空唠唠的,十一月底的夜还是相当冷的。时值一点,酒店吧台灯光暗淡,只有一个值班的人在吧台上趴着打盹。左萧萧被他叫出来的时候就十一点多了。徐文浩紧紧把她揽在自己长大衣下,一边走一边还用空出来的手压住她的衣领口。其实他恨不得把她整个人抱在怀里暖一暖,不止是她冰冷的身体,还有那颗冷掉的心。上了车,徐文浩一边打开车内空调,一边送过来一条薄毯道:空调没这么快,先裹毯子。

    左萧萧听话的接过来盖在身上。看了看扔他在一边的大衣,忍不住想问,又不想他误解,犹豫半天还是关心道:把大衣穿着吧?

    徐文浩笑一笑道:不冷。我是男人怕热的。车子平稳的启动行走在黑漆漆夜里。这夜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路上紧靠车灯照路。

    嗯,可能这段路在维修呢!徐文浩半个脸隐匿在黑暗处,语气平缓。

    说说话吧,太黑了!

    《谁是意中人》免费完本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toktok.com/shumu/fuhei/shuishiyizhongren95/
上一章        谁是意中人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