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用户 ┊ 忘记密码?
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周天的量子纠缠:第二十八章 从此傅郎是路人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周天的量子纠缠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轻声细语,深情的望着丈夫说见佩如见妻,别忘了月夜下满枝秀前的誓言南君默默的点点头,紧紧捏着周天的手,哽咽的说出放心    太阳高照,花儿在微风中展颜,满枝秀似乎也在轻轻的微笑,是启程的早晨了。

南君拜辞了祖宗牌位,准备出发。

    周天静悄悄的坐在房内扶着自己渐渐显怀的肚子,心中一阵悲凉,不知道前路是什么,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南君不知何时蹲在了她身边,把头靠在周天身上,周天揽着南君,心下知道到了离别的时刻,她起身整理着南君的衣冠,口中喃喃的念着见也如何暮,别也如何遽。

别也应难见也难,后会难凭据南君含泪随着念到去也如何去,住也如何住。

住也应难去也难,此际难分付。

默默无语一忽儿门外响起春云的声音,姑爷!老爷太太在堂上等您去磕头呢。

南君哦了一声,拉着妻子的手说,我们走吧。

周天拽住南君的衣角,说给肚里的孩子取个名吧!南君低着头说不管男女就叫竹珏吧    拜别了高堂,南君左手拿着旅帽右手执着马鞭,迟迟不肯上马,南君看着妻子较弱的身子立在廊下,抬眼说进去吧,周天扯扯衣袖,一只手扶着院门,一只手扣在胸膛上,半阙玉硌着周天细嫩白皙葱管的玉指。

喉咙里似塞了铁块说不出话来,阳光染红了大地,时间不留情。

南君翻身上马,横着心不去看高堂娇妻,还有抹着眼泪的各个家仆,一手提着马缰,一手也紧抓着衣衬里的玉佩,心里默念着,天儿,我记着咱们的誓言,请等我归来。

这斩不断的情,割不完的义,抹不完的的泪,何日彩云归?。

    周天大婚夫妇和顺,两人像上辈子相识般,郎情妾意。

    日子是蜜里调了油,别提有多滋润。

傅家上下把她视为明珠,那十里红妆,丰厚的嫁妆,官家姐的做派。

上上下下的人都处处提防着丝毫不敢怠慢以免遭亲家不满和笑话。

周天到底是大家出来的,又受过学堂教育的女性,亦不过分摆架子,只是傅家到底不比周家看着不免寒酸一些,周天又是个银钱使惯了不惜钱的主,上上下下填补送出了不少,阖家更是宝贝的不行,她对傅家老都相处的适合融洽。

    来了这些日子慢慢的把傅家上下也摸索清楚了。

傅南君出生两年后巴氏又给傅家添得一子,取名金水,那金水从就痴痴笨笨,等到会说话了也不见一星半点灵气,两个孩子都叫巴氏姨娘巴氏并不计较这些,她性格倔强刚烈,整天不爱说话,但极厚道善良,对莫氏也顺从,她争气生下两子所以在傅家硬气,那婆母莫氏表面也很贤惠,内里么?就不是周天想想的了,因为不能生育,老觉得亏欠,遇大事避让,自从巴氏得了两子后,婆母就开始霸着傅老爷不离寸步,主母的做派摆的越发明显。

巴氏亲近下人,也不理这些,对周天到是格外好。

    傅老爷机械刻板不多话,一说话就是封建礼教,仁义道德,对子嗣一事看得格外重要,大儿子是掐在手里一刻也不放手,南君毕业就被他催着完婚,南君表哥那时已在广东黄埔军校来信邀约南君前往建功立业,老爷子直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父母在不远游,你若要出门子等有了子嗣再说,南君又刚成家跟新婚妻子恩爱异常,迷恋娇妻,不愿丢下温暖之家外出。

这一晃周天就怀了胎,傅家上下张灯结彩阖府喜庆    这天南君接到了表哥的书信,告知他在广东陆军军官军校一切都好,劝南君,你上学时便立志要做国之栋梁,忠勇爱国之士,现军阀混战我军校正是用人之际,天地男儿安身立命当以国为先,我已为你安排停当,我在黄埔长州等着迎接巍巍男儿傅家南君。

南君看完信思虑良久。

    这夜,圆月高悬,两夫妻在园中看花赏月,南君揽过妻子,说你看那门内正好看得见一棵桂树,那是个字谜,你可猜的到?周天低头笑笑说是个闲字南君一笑说我明天把它砍了可好?周天偏过头看着南君,安静的说,你要出门是否?南君郑重的点点头,我不要做闲汉,我要走出家门,求取功名一定要叫我的贤妻做夫人,绝不叫周大姐在我傅家经受寒酸。

周天点头,嗯,这正是大丈夫所为,男儿当志在四方,你放心我等你,这肚子里的孩儿也等着你。

    玉镜似的的月儿高悬当空,把大地照的一片乳白色光晕,多么幽静的月色啊!南君从花台搬下一盆盛开的花给周天放在眼前,此花名为满枝秀一年四季盛开,春天开的更旺,红蕊白花瓣,虽不像牡丹桃花鲜艳吸引人,但它默默的开放,不惧风霜的欺凌,是象征着爱情的坚贞不渝,南君深情的望向周天,我们会像这满枝秀一般,圆满,丰盛。

    周天亦深情的看着丈夫俊秀的容颜,愿你归来时最好也是春天,此花正旺,满,圆满!周天拉着南君的手说去吧!王宝钏的彩球早已抛定了,我等你,十八年也等南君风趣的说:姐!要是你现在抛彩球的话,怕是早抛在王孙公子的怀里了,哪里轮到我傅化子呢两人都笑了,周天伸出尖尖的蛇指,戳在南君的额头上,倒在了南君怀中满枝秀在微风中摇动着,二人说不完的相思,谈不完的恩爱。

月儿渐渐下沉,夜色渐深,思想着即将到来的离别两人又珠泪涟涟,夜鸟低鸣,像是声声叹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可为何不能朝朝暮暮,那爱不可以朝朝暮暮到白发暮年么?        南君定了决心,傅家却一片愁云惨淡,傅老爷动了怒,责骂南君不孝,罚在祠堂思过,又对妻子们埋怨,定是那喝了洋墨水的周家媳妇撺掇儿子,要让丈夫离家远行,儿子走了,这家还像什么话?况局势混乱,在外多有不测,这一走便不知前途。

便是见了儿媳也没了好脸色,那厢边周天屋里刚传出说话声,老爷就在这边摔了一个茶碗,春云悄悄的在姐耳边叮嘱,千万不要出去,两厢边看到了还不知道生出什么事端来呢。

周天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手下不停地帮丈夫收拾行囊,抬头泪汪汪的看着春云说他定了要走的决心,我是妻子,他的贴心人,我怎会不支持他呢,再说了好男儿就该建功立业,难不成还要向二叔一样,粘着妻子,上了吊,我二婶子那样守一辈子节他们才满意不成。

吓得春云慌忙捂住姐的嘴,呸呸了半天,埋怨的说,我的好姐,你这是何苦说这浑话咒自己。

姑爷的事是姑爷的事,您这还有身子呢,为这娃娃你再莫哭了。

    这样混闹了几天,莫氏,巴氏都劝傅老爷,南君学问那样好,人品又出众,当然迟早是要做一番事业的,现在有这个机遇,便是应该出门闯荡一番的,总不能以后就守着老祖宗这点家业,混吃喝吧?您不是一直让孩子光宗耀祖么!再说家里还有金水,虽愚些到底也是我傅家的儿郎啊!媳妇这又怀着个心坎,我看她肚子尖尖,这胎怕是男娃呢,您再莫要瞎胡埋怨,她一个妇道人家,哪里就能做得了你那从就主意一堆的儿子的主嘛!巴氏半晌不吭声,这会子,定定看着老爷坚定地说我的儿子是懂事的傅家好儿郎,他有志向,让他去!巴氏平时少言寡语,但凡说话,那是一字一坑,高山不惧,傅老爷突然没了生气,长叹一声罢了!但盘缠用度我是一分不给他,说完甩头走了。

    南君行程已定,全家还是显得不大愉快,但也再不做它话,南君周天两夫妻各忍其泪,出门一切的事物都由周天准备,金条,银牛奶锭,银元,十双银筷,八对银杯,四季衣服鞋袜,各种南君平时喜爱之物。

    《周天的量子纠缠》免费完本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toktok.com/shumu/fuhei/zhoutiandeliangzijiuchan/
上一章        周天的量子纠缠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